中文版     English
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宠物酒店 > 列表
揭露:青浦地区竟然有官黑勾结 黑势力猖狂!坑害百姓数年
发布日期:2019-06-11

揭露:青浦地区竟然有官黑勾结 黑势力猖狂!坑害百姓数年

  以下均属实情!朱家角老百姓对于黑恶势力敢怒不敢言,稍有违背,就会惹上杀生之祸!希望通过互联网来还朱家角一片干净的天空!请各位网友帮忙转载!帮帮我们老百姓,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伸出您的援助之手,帮忙转载吧!!!!        张军,君磊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法人代表,黑恶势力头目,朱家角横港人,此人以开设地下赌场,放高利贷,开设美容院,卖淫起家。 青浦区黑恶势力头目,承包了朱家角近二年来的动迁安置及违章搭建,曾在朱家角淀山湖大道动迁工程中非法圈地种植名贵树种,勾结吴金华、大光明、庄习承等政府干部,非法骗取动迁绿化安置费3000万余元,成为张军黑恶势力的第一桶金。

        张兵,张军的哥哥,是君磊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曾负责张军在朱家角经济城拆迁中的负责人,曾参加张军团伙的多次斗殴。         庄彐(xuě)承,现沈巷派出所指导员,原朱家角派出所警官,在朱家角横港张军绿化运迁中起重要作用,分得动迁款400多万元,给其弟陆彐峰买了一幢在青浦名人苑的房子,庄警官在张军近年来的多次斗抠打架中使其不受公安机关的打击,总是草草了事,避重就轻,一次次使张军团伙逃脱公安机关的打击。

        陆彐峰,是庄彐承的弟弟,是张军黑势力成员中最器重的人,张军这几年在朱家角的扩张中都由此人充当金牌打手,为其奠定黑势力地位的最重要的人。

        朱东,系朱家角新华人,名下有动迁企业,动迁绿化多项,是张军的军师,此人在朱家角的政府领导中有很好的关系网,朱东在张军于朱家角横港绿化动迁中骗取的3000万余元中分得近1000万元,在张军指使陆彐峰殴打大兴一案中,朱东为了表彰陆彐峰的功劳,送了一辆帕萨特轿车给陆彐峰。

        张仙,张军的司机(最近在横港动迁中张仙与村民斗殴中被打断腿在家养伤,他是张军黑势力中的银牌打手。

        钟锋-外号钟子,是陆习峰结义兄弟,现专职为张军接送充当保镖。         肖军峰,外号大多,朱家角沈巷的恶霸,是张军在沈巷地区负责动迁,张军在沈巷镇菜市场管理中的负责人,此人以开设地下赌场,放高利贷起家,在沈巷张巷村动迁中,张军利用肖军峰在当地的黑恶势力相互勾结利用,张军在沈巷的生意均由此人出面负责。         杨贵华,外号阿Q,沈巷李庄人,系肖军锋手下第一结拜兄弟及打手。

        黄辉,肖军峰手下一军师,负责黑势力所有事物的组织策划。         钱军、邓军、苏春宇系组织成员,均为劳改释放人员。         吴金华,朱家角镇政府,政法委书记,是近几年张军黑恶势力得以生存的保护伞。         大光明,动迁组政府领导人,青浦名港饭店的老板,是张军从负债300多万的流氓到今天身价过亿的黑势力组织者,最重要的政府领导干部的人。         曾在张军的朱家角横港村淀湖大道建设中与张军勾结,采取伪造房屋拆迁资料,所谓“二次”装修,虚增房屋建筑面积,非法造价种植名贵绿化树木等手段,在短短5个月内骗取国家拆迁补偿款高达3000万余元。         大光明,暗中与张军黑恶势力勾结,为其通风报信,阻止揭发采用谩骂,扔砖头,砸、偷电表,恶意堵路,找人威胁,以暴促拆,找领导谈话等卑劣手段,迫于淫威大量住户不得不被迫搬迁,拆迁公司与张军勾结,严重违背了拆迁应公开、公平公正原则,这群人不仅违法,        也非常懂法,由于大光明与张军的勾结,他们再一次要抢在国家新政策出台之前非法圈地,种植名贵绿化,骗取第二次国家动迁款近8000万元,既将成事实,以暴促拆,纣村民进行威逼,打砸,恐吓,扔屎尿等不法行为,苦了农民,损害了党的威信,失了国法尊严,给朱家角抹了黑,给社会留下了不安定的因素,试问这还是无产阶级的政党吗?大光明还是人民政府的代表吗?司法还有公正吗?当地公安人员庄彐承与张军以及个别领导在大光明青浦所开设的名港饭店,吃喝不分大肆挥霍公款,政府居然请来黑恶势力助阵,这是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抹黑。         黄伟东,横港村主任,原张军手下一骨干成员,张军、黄伟东在该村换届选举中指示骨干成员,张兵,陆习锋,张仙,钟峰等人采取拉扰和威胁手段将黄伟东推选为村委会主任,黄伟东当选后为张军黑恶势力强揽工程披上了合法外衣,在黄伟东大光明吴金华等人的帑助下,        张军及其组织非法获得大量基建工程,张军组织还干扰和破坏了朱家角地区、新阳村、新华村等的换届选举。

张建柱,新杨村主任,此人悬鬻霉组织的又一换届选举安排的亲信,在朱家角庆丰村未来有动迁攀鸯舞动物饲养场已废弃场所,勾结张军采取暴力手段威胁群众,吃喝拉拢金钱贿赂乡镇领导干部非法买下了该养猪场,在张军黑恶势力的操控和威逼利诱下,黄伟东,张建柱等黑恶分子“张行入主”村民委员会,农村民主被扭曲,选举流于形式,基层民主建设得不到真正实现,张建柱在买下该养猪场后大肆的扩建,非法圈地造厂房,违章厂房面积竟壹万平方,每年非法得租金50万余元,并等待庆丰村的动迁,预计该养猎场又将骗取国家动迁款几千万元整。

        薛龙云,朱家角太阳岛建筑公司领导,去年担任朱家角农科所领导,是张军以前任朱家角轴承厂的领导,近几年在张军黑恶势力非常获得大量基建工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沈海龙,现任镇政府规划科领导,原拆迁办主任,在张军动迁及张军违法圈地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以张军为首的黑恶势力以经济实力为后盾,腐蚀党政腑干部寻求政治庇护,非法聚敛了大量财富,完成了所谓的原始积累近几亿元后,以黑护商,以商养黑的同时,拉掳腐蚀党政干部捞取政治资本,寻求“保护伞”。

政法委书记吴金华,派出所警官庄彐承,动迁公司领导大光明等等,在利益的诱惑下,丧失原则,不仅对张军的违法犯罪视而不见,而且还给张军戴上了种种耀眼的“光环”,成为张军的“保护伞”。

没有保护伞的存在,黑恶势力便难以长存,还是由“保护伞”与张军的黑势力同流合污,为其提供全力庇护,才使得张军黑恶势力愈发猖狂,“保护伞”肆意纵容黑势力,暗中勾结,为其通风报信,阻止揭发,严重影响了党和国家的公信力,严重影响了社会安定。 朱家角动迁公司领导大光明利用政府给予他动迁公司领导的身份,与张军勾结,把动迁安置等承包给了张军。 张军通过组织团伙骨干从社会上雇佣刑满实施犯罪活动,采用骂人、打人、偷砸、破坏电表、恶意堵路,找人到住户家或威胁等手段,以达到张军承包动迁的目的。

        在朱家角沈巷张巷村的动迁中,他们不仅采取伪造房屋拆迁资料,虚增房屋无证建筑等手段,还打着给老百姓义务装修的目的搞形式主义,一个村队就装一户,随后移花接木,利用拍照等手段造假,勾结动迁公司骗取动迁款和动迁户主公开分成。

        在朱家角沈巷沈砖公路靠近沈巷加油站对面,此处原先是芦苇荡,是在此次动迁范围内的一块湿地,张军指使肖军峰在当地的黑恶势力,采取拉拢和威胁手段非法将此芦苇湿地内附近的几十亩地圈为己有,改造成一个甲鱼养殖场,并堆砌假山种植名贵树木亭台楼阁,转眼间此湿地摇身一变,变成张军等待国家动迁,骗取大量动迁款的又一合法场地。

  。